名器女(NP H)

类型:地区:发布:2020-09-27

名器女(NP H) 剧情介绍

名器女(NP H)莫氏企业因童雪父亲出卖险遭破产,名器莫父猝死。莫绍谦为借慕家之力拯救家业,名器被迫与慕氏千金慕咏飞结婚。婚后两人便分居生活,莫绍谦几番要求离婚,慕咏飞以生意要挟维持。莫绍谦偶遇父母双亡的童雪,一见倾心。

李杏花和张响选好位置后对阵地上的日军进行狙击,名器他们没有发现狙击手,名器张响知道日军可能会包抄上来,他们马上撤退到自己队伍的阵地上。张响判断对方狙击手可能在寻找他们的指挥部,搜查之后发现日军狙击手可能藏在那个小山包后面,他悄悄饶过去,结果刚到那里就发现日军狙击手走过来,他急忙隐藏起来。张响用刀子干掉了酒井粟饭派去的边虎,名器酒井粟饭见没有动静就派士勇过去查看,名器士勇到后看到的是边虎的尸首。酒井粟饭猜出对方狙击手藏在指挥官和机关手附近,他决定在隐秘位置狙击。川崎一心想尽快结束战斗,酒井粟饭在猜测着丧门星的位置,但始终没有所获。

名器女(NP H)

给张响送水的大帅被日军狙击手狙杀,名器他准备改变打法,名器日军狙击手藏在地下工事里伺机开枪,张响和李杏花找到了三连长牺牲的位置,看着被狙击的战友让张响有些一筹莫展。彭国富找张响询问情况,还指责了他,张响回答还不能找到对方狙击手的准确位置。小姑娘准备穿上团长的衣服吸引日军狙击手,名器他早已做好去死的准备,名器张响不能让他那样做,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战友死在自己面前,小姑娘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他只希望张响为他们报仇。秦振武得知小姑娘的想法后决定亲自上阵地吸引日军狙击手,彭国富听到后拦住他。小姑娘请求团长给他这次机会,名器秦振武同意把衣服借给他穿着,名器张响和李杏花按命令做好埋伏,小姑娘穿着秦振武的军装在阵地来回走动,日军狙击手发现是个大官后准备狙击,小姑娘被日军狙击手土居勇狙杀,张响找到对方狙击手的位置。

名器女(NP H)

小姑娘的死让将士们都很悲愤,名器酒井粟饭指责土居勇随意开枪,名器秦振开知道新四军总能打胜仗的原因,彭国富对小姑娘由衷的敬佩。酒井粟板命土居勇找麻尾中佐调集十个枪法好的战士在那里冒充狙击手,他清楚这是拿士兵的命来换对方狙击手的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酒井粟饭知道是该和丧门星决斗的时刻了。天亮后日军再次发起进攻,名器酒井粟饭命士兵做诱饵都被李杏花和张响开枪打死,名器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酒井粟饭也做出调整分别在几个方向安排了狙击手,他们不敢冒然开枪。张响实破了鬼子的障眼法,他需要别人的配合,但很危险,他提出让五人同时开枪让日军狙击手无法判定,彭国富同意他的决定,李杏花感觉那样太过残忍。酒井粟饭身旁的两名狙击手被射杀,他胳膊也中一枪,他再次命士兵上去开枪,但没能得手。彭国富为救李杏花替她挡住了子弹,张响随后开枪将酒井粟饭狙杀,彭国富倒下后牺牲在阵地上,他劝她以后好好活着,她始终带着彭国富送的银锁。

名器女(NP H)

川崎到狙击手位置的时候看到酒井粟饭已经倒下,名器他将他的双眼合上。川崎命部队全力攻击,名器秦振武坐镇指挥见到日军冲上来,他们也发起反冲锋的阵势,双方在阵地上展开血刃战,张响也拿起大刀和日军拼杀起来,川崎得知被新四军包围后命人顶住,他万分恼怒,增援的新四军到后阵地上吹起了冲锋号,新四军全线出击冲向日军阵地,川崎等人仓惶逃窜。

张响发现川崎要跑时开枪狙杀后面士兵,名器川崎感觉到是丧门星来了。张响在战壕里不断追击川崎,名器片冈替川崎挡了子弹后倒下。川崎恼羞成怒,张响将他的胳膊和腿打伤,川崎仍要反抗时张响开枪将他打死,张响用枪声来祭奠死去的战友们,他高喊中国人胜利了。为了追查艾如歌的同伙,名器日军布下新的骗局,名器找了几个特务伪装成八路军,想骗艾如歌将他们引到同伙的藏身之处去。关键时刻艾如歌识破日军的骗局,将日军引到一旁,被大金牙杀死。正准备从地道出口逃出的贾大力等人,眼睁睁的看着艾如歌为了大家牺牲,贾大力心如刀割,葛云等人也很悲痛,在贾大力悲诉完艾如歌的良苦用心和为了抗日大业所做的全部事情之后,众人才恍然大悟,纷纷埋怨自己错怪了艾如歌。此刻的葛云终于彻底被贾大力、艾如歌、林成、张瑛等共产党人这种崇高的精神信仰所震撼,并且产生了加入共产党伟大阵容的意念。

艾如歌死后,名器小田深信贾大力等人就躲在艾如歌带他们来的附近区域,名器于是将这里封锁搜查,贾大力等人再次陷入包围圈里,还有可能连累陈家班众人,情况相当紧急。好不容易骗过包围陈家班的小田等人之后,名器众人一致认为将日军阴谋送出

沐城,名器联络军分区解放沐城之事已经迫在眉睫,众人商议过后,决定找宋海光帮忙,送人出城。本来坚持拒绝的帮助贾大力等人送他出城的宋海光最后被自动献身的赵婶儿感动,名器用她的尸身为由,名器借着出城埋葬亲娘的理由,在日军处拿到通行证,众人在强烈的悲痛中,终于将自戕殉国的赵婶儿和带着密码本的贾大力送出了沐城。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